2024年,非头部品牌想趟过降价这条河,要经历生死?

  • 作者:百姓评车
  • 来源:百姓汽车
  • 时间 2024-02-09
  • 浏览:34257

2024年,中国车市继续内卷已经成为市场共识。而降价也成为各家车企收获销量的致命武器。然而,当各家车企都积极参与降价的时候,降价反倒成了一场摆在明面上的斗法。

自从中国车市进入新能源时代后,原有的定价体系就发生了巨变。燃油车时代,无论是A级还是D级,轿车还是SUV,各自都有各自相对固定的价格区间。就好像动物世界里的狮群一样,各自的领地泾渭分明,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
但是到了新能源汽车时代,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。随着电动化带来了技术平权和油电同价,燃油车原有的定价体系荡然无存,管你什么A级还是D级,什么轿车还是SUV,只要定价够狠,就有可能分到蛋糕。

但这也同样带来了一个问题,燃油车品牌也可以凭借这场混乱的“厮杀”,对新能源品牌进行反击,12万的雪铁龙C6成熟稳重,12万的ID.3月销破万,只要传统合资品牌肯像中国新能源品牌那样豁得出去,是不愁口碑和销量的。

这说明了一个事实,在降价这个问题上,大家基本是正在打明牌了,考验的是看谁能承受得住降价。这就好比打匈奴一样,表面上看是卫青和霍去病用兵如神、封狼居胥,实际上正是因为整个国家体系提供了强大的动员能力,给前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员以及粮草,这是打胜仗的先决条件。只有在这个基础上,名将才能发挥作用。

现在中国车市的竞争也同样如此,虽然价格战仍然会继续,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拖垮那些家底薄、血条不厚的品牌。

可以预见的是,2024年,注定会有一批新能源品牌消失。

赔钱卖车变成黑洞

2023年,除了比亚迪和理想之外,其余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大多处于亏损的状态。

2023年年底的大黑马赛力斯发布《2023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》,预计同期实现营业收入355亿元-365亿元,预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46亿元-50亿元。2022年度赛力斯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42.96亿元。

此前,赛力斯发布《2023年12月份产销快报》显示,2023年全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为15.37万辆和15.18万辆,分别同比增长10.49%、12.40%。赛力斯解释称,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三,一是研发费用和人工成本增加,影响当期业绩;二是前三季度销量低迷,固定费用及相关费用较高;三是上半年加大市场促销力度,以及上半年原材料成本居高,影响当期业绩。

曾经的新势力一哥蔚来汽车亏损更是严重。2024年,蔚来汽车累计销量超16万辆,同比增长30.7%。2023年累计交付14.42万辆,同比增长超29%,2023年第三季度,蔚来净亏损为人45.567亿元。2023年前三季度,蔚来累计亏损已经超过100亿。

零跑汽车2023累计交付量达到14.42万辆,同比增长超过29%。前三季度,零跑汽车合计经营亏损额度已经达到33.59亿元;小鹏汽车2023年累计销量为141601辆,同比增长17%。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净亏损为38.9亿元,2023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超过90亿。

这是上市公司有据可查的,全都亏损,且亏损幅度同比2022年度是有所增加的。而那些没有上市的新能源品牌,它们的亏损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从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来看,目前卖得越多,亏得就越严重。正如乘联会说的那样,“尽管行业趋势长期向好,但不代表所有企业都可以跟随行情向好。”“除头部企业之外,新能源车仍面临较大的亏损压力,亏本卖车的规模难以持续扩大。”

只有扩大销量规模,至少要达到理想汽车的水平,才有可能实现盈利。但目前来看,除了问界品牌之外,尚没有别的品牌可以追得上。

2024年,非头部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将会变得更难,因为它们没有规模优势,在价格方面处于更被动的局面。降价只能维持现有的销量规模,而不能扩大规模。非头部品牌陷入了赔钱卖车的黑洞。

定价真的需要勇气

2023年,有太多的车型打破了我们对定价的印象。像智己LS6、小鹏G6、阿维塔12、五菱星光,一个比一个卷性价比。以往在豪华品牌上才能看到的空间尺寸和豪华配置,如今在价格更低的中国品牌车型上随处可见。比如,智己LS6空间尺寸为4904mm*1988mm*1669mm,轴距为2950mm,定位中大型SUV,这在燃油车里,价格起码得来到三四十万以上。而像智能座舱、智能驾驶辅助、智能车机、超大尺寸屏幕、座椅通风加热、空气净化系统,在智己LS6上基本都是标配,而它的起步价格我22.99万,就这样的价格还能再降一些。

我们再来看五菱星光,车身尺寸4835mm*1860mm*1515mm,轴距为2800mm,有智能车机,有OTA升级,有电动座椅调节,有10寸中控大屏,这样的尺寸这样的配置,起售价才8.88万,可以说中国新能源品牌在空间上、配置上、参数上完成了降维打击,消费者切实感受是什么才是惊喜。

在众多新势力中,蔚来、零跑、岚图、哪吒等许多品牌,为了适应激烈的内卷形势,也都推翻了之前的售价,寄希望依旧换量,以求能够留在牌桌上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大家都是瞄着细分市场的标杆车型伺机而动,比如比亚迪汉EV冠军版指导价为20.98万元,而银河E8预售价格偏偏为18.8万元,比汉便宜了2万多。

这是各家品牌的小心思。

小米SU7定价更是凸显了价格在2024年的重要性。小米SU7在2023年底亮相之后,其价格就拨动着所有人的神经。此前,雷军说“别9.9万,也别14.9万,电池包都10几万,想什么呢?”,“还是要尊重一下科技啊”,这就承认了小米SU7不是一个极致性价比的产品。

这让很多消费者失望了。

极氪007在2023年12月27日发布,它的售价区间在20.99万元-29.99万元,这仿佛一个锚点刻在了米粉的心里。极氪品牌2023年累计销量118685辆,同比增长65%,绝对是一个已经立住脚步的品牌。对于小米汽车而言,现在的定价就变得很棘手,如果比007便宜,那么就有违雷军此前的说法;比极氪007贵,面对根基稳固的极氪品牌,雷军就要拿出贵的理由。不然,2022年的小鹏G9就是前车之鉴。

这两年,我们看过了太多因为定价问题所导致惨案。

百姓评车/百姓汽车网

2024年,对于非头部品牌来说,注定是一个难过之年。打价格战,就意味着继续失血,可失血还能持续多久呢,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;不打价格战,那注定要被竞争对手压得没有出头之日。

价格的大刀已经举起来了,无论是谁,无论怎样,这一刀总是要挨的。现在就看大家各显申通,看谁能劫后余生吧。

最后,祝所有《百姓评车》的网友们,2024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,阖家幸福。
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平台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姓汽车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